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七神序 > 第一章 追逃
听书 - 七神序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章 追逃

七神序 | 作者:DI君| 2021-05-14 17:3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“木老,那些人快追上来了,你带着少主快些走,我们几个拖延他们一阵,给你争取些时间。”

昏暗的夜幕下,月色散落,地上像满铺了一层白霜,空旷幽谷显得格外寂静,不过此时,山谷中却响起了一阵剧烈的喘息声,将这份宁静打破,伴随着沉重喘息的还有浑厚却又显得断续的话语,一同传来。

借着月光映照的余晖,能够隐约瞧见,这突然闯入的是一队人马,细数过去六七人的模样,此时的他们,身上都挂满了血花,衣衫褴褛,滴着殷红血迹的大手,握着手中泛起阵阵寒光的兵刃。

看他们那摇晃的身形,能够支撑着身体依旧屹立不倒,可见他们如铁一般的意志。

之前出声的,是一个粗犷的大汉,上身赤裸,胸口处有一道深可及骨的可怖疤痕,手中,握着一柄半人高的大刀,已经卷刃,看他持刀的右臂已是痉挛,鲜血沿着卷刃的大刀延顺下来,滴落在地上,分不清是他的,还是口中所说,那些追击而来的人。

停下匆忙中带着几分踉跄的步伐,为首的那个人顿了顿,回过头将那个粗犷的大汉望着,浑浊的目光在身后仅剩的几人身上一一扫过,瞳孔中有着不知是何意味的光彩闪过。

这个人,应该便是大汉口中所说的木老,人如其名,木老的年岁看上去已近耄耋,白眉白须,该是颐养天年,等待命运宣判的年纪,此时,却如身后众人一般,衣衫染血,更为可怖的是,木老的右臂,被人齐根斩断,不过却没有鲜血流淌溢出,那个切口处,平滑如镜,泛着墨绿色泽,能够清晰的看到其中奔涌的鲜血,不过那血液,却如切面一般,呈现着一种墨绿色泽,好似是被污染了。

而此时,在木老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孩,尚在襁褓,应该刚出生不久,一双葡萄般的大眼闪动着晶莹的光泽,不哭不闹,只是将抱着他的木老望着,余光还不时瞥向身旁那些衣衫沾满鲜血的大汉。

“好”

没有任何的话语赘述,木老重重点头,踉跄的身形后退一步,目光环视着身前的众人,而后,抱着怀中的婴孩,对身前这群铁铮铮的汉子欠身行礼,随即,再不回头,拖着沉重的步伐,向着空谷的深处而去。

因为他心中清楚,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这些人,他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缘由,除却他们所说,还因为此时的这群人,实在没有力气走下去了,算上今日,他们已经逃了整整七天七夜,不停的征战,不停的逃亡,从最开始的百人队不断缩减,锐减到眼下的不过六七,他们实在没有了力气,与其死在逃跑的路上,倒不如拼死一战,发挥最后的余热,铁骨铮铮,让他钦佩。

“少主啊,你要记得他们,这些人都是为了保护你而死。”

踉跄着迈步,木老的口中呢喃自语着,但随后,他又是自嘲的笑了笑,心中想着,一个出生不过几个月大的孩子,能够记得什么?

“轰”

时间不知过去多久,在这里,仿佛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,木老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逃,而就在此刻,一声沉重的轰隆巨响响起,让疲于奔命的木老逐渐放缓了他踉跄的步伐,忍不住回过身,向着远方的天际望去。

在那里,一道绚烂中弥漫着血色光华的蘑菇云升腾而起,照亮了昏暗的夜幕,木老知道,他们走了,带着绚烂的光华,以及那些刽子手的性命离开了。

徇烂的光华在婴孩光泽晶莹的瞳孔中绽放,像是世间最美的烟花,不过却掺杂着无尽的血光与不甘。

没有再为徇烂的血光驻足,木老紧了紧怀中的婴孩,再次向着山谷的深处远去,他不想浪费了他们为自己争取的时间,那样,他们的牺牲就会变得毫无意义。

“砰”

时间过去很久,远处的天际已经显露了一抹鱼白,夜幕即将抵达尽头,而木老,仿佛也随着夜幕的揭开,渐渐失去气力,跌倒在了奔逃的道路上,佝偻的身形蜷缩着,竭尽所能的保护着怀中的婴孩。

“少主,老朽尽力了,只能护送你到这了。”

木老倒下了,迎着天边出现的一抹朝阳,映照在他苍白的脸颊上,枯瘦的面庞没有一点血色,木老望着怀中紧抱的婴孩,嘴角泛起一阵苦笑,话语苍白无力,贴在婴儿的耳边轻声呢喃着。

脚下的土地,被鲜血染红,木老那断掉的胳膊,终于在此时,有着大片的鲜血流淌而出,不似殷红,而是如之前所见的切面,呈现着幽深的墨绿色泽,其中掺杂着一抹黝黑。

“呵呵,老家伙,终于是跑不动了吗?”

木老扑倒不久,一道尖锐的声音在空谷响起,一个闪烁,隐约看到一抹黑影掠过,下一刻,一道黑袍身影出现在了木老身前,话语中充斥着讥讽,投来的目光落在后者身上,仿佛是在看待一个死人。

“难道老天也要亡我们吗?”

艰难的爬起身形,踉跄着站稳,木老没有去看眼前出现的黑衣人,而是用余光望着朝阳渲染的天际,唏嘘哀嚎,目光中满是惋惜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婴儿,心中充满了悲愤。

难道这孩子真的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吗?他有什么错,为什么一定要置他于死地?

“老家伙,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,乖乖把这个孩子给我,不然,你连死都会成一种奢望。”

没有理会木老哀嚎的模样,黑衣人缓步来到木老身前,目光凛冽,眼底充斥着杀意,眼眸一瞬不瞬的将他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盯着,若不是上面交代一定要将那孩子活着带回去,现在的木老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“既然老天不开眼,那这个孩子还不如随我一同而去,也好过被你们带走,去过生不如死的日子。”

对于黑衣人的威胁,木老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不过那微笑中却满含辛酸,他受人之托,将这个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,但从眼下的境况来看,却是办不到了,即是如此,还不如让这个孩子与他一同去了,总好过被这些刽子手带走。

“老家伙你敢!”

瞧着木老周身逐渐泛起的光泽,黑衣人心中有些慌了,歇斯底里的怒吼道,他真怕这个老家伙将婴孩一同带着去死,那样,他的任务就算失败了,而失败就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,所以,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这个孩子出现任何闪失。

话音刚落,黑衣人的身形动了,几乎看不到他有任何动作,只能隐约看到一抹残影,宛若流光,直奔木老而去,接着,黑衣人的周身爆发出一股蛮横的劲气,漆黑如墨,瞬间将木老那佝偻的身形包裹住了。

黑衣人的身影就像暗夜中的幽灵,飘忽不定,围绕在木老的四周,完全捕捉不到他的身形,一个失神之际,身形飘忽的黑衣人突然出手,从宽大的衣袍中探出一只枯瘦的手掌,被黑色光华萦绕,透过黑光能够看到,那只手掌瘦的不像人样,皮包骨头,能够清楚的看到上面遍布的血管。

下一刻,那只枯瘦的手掌猛地拍出,夹杂着黝黑的光泽,落在了木老的后心处,重重的轰击下去,手掌落下,有着晶莹的光泽闪动,而逐渐膨胀的木老的身形,却是像泄了气的皮球,瞬间干瘪下去,呼吸间,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,不同的是,那脸庞比之前变得更加苍白。

“噗”

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木老的身形摇摇晃晃,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,不过最终,木老的身体还是踉跄着站住了,只是那脸颊上的自嘲神色变得愈发浓郁。

“真是可悲,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了吗?”

“嘿嘿,老家伙,现在的你还是乖乖将那个孩子交给我吧,这样你还能死的痛快点。”

随着木老的自爆被强制中断,黑衣人影也是站定了身形,整个身躯包裹在一件宽大的黑袍下,看不到他的面目,只能听到他尖锐的话语声。

此时的他,就像一个捕食者,在享受这猎物最后的挣扎,留待丰盛的晚宴。

对于黑衣人的话,木老没有去反驳,只是目光悲凉的将怀中的婴孩望着,眼角有着泪珠滚落,自己的命早已置之度外,只是苦了这个孩子,刚来到这个世界就要这样离开了吗?

“杂碎,你是活腻歪了吧。”

就在木老自感吾命休矣,时不待我时,一道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,将他即将崩溃的意识惊的回神,即将涣散的瞳孔此时也渐渐有了神采。

“谁?给我出来,鬼鬼祟祟的东西。”

脚步已临近,眼看猎物即将到手,战场中却突然出现陌生猎手,不禁让黑衣人心底升起一丝恼怒,不过在恼怒之后,心底又忍不住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,在那股浑厚的声音下,他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,显然,来人的实力应该远在自己之上。

尽管嘴上这般叫嚣着,但黑衣人手上却没有丝毫停留,探出的大手在木老的瞳孔中逐渐放大,向着他怀中的婴孩便是抓来。

“滚”

浑厚的声音再次传来,不过这次,那声音却化成了实质,肉眼可见的音波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只是瞬间便临近眼前,重重的轰击在了黑衣人探出的大手上。

“咔嚓”

由黑光凝成的大手在音波的撞击下,仅是一个照面,便被摧枯拉朽的击溃而去,击溃大手后,那音波没有丝毫停留的打算,径直向着黑衣人笼罩过去,隐隐凝成一个大钟的模样,想要将其扣在其中。

“是你。”

瞧着自己探出的黑光大手被音波一个照面击溃而去,黑衣人尖叫出声,短暂的交手他已然认出了来人是谁,尽管口中呼喊,但手底下却是不敢停留,匆忙着抵挡天空中笼罩而来的音波大钟。

“轰”

烟尘四起,飞沙走石,轰隆巨响在耳畔炸裂,循着声音望去,烟尘散尽后,原本黑衣人所占的位置,此时有一道巨大的深坑出现,其中,一道身影踉跄站立,上身遮掩的黑袍在那蛮横的冲击下被撕得粉碎,露出了他的真正面容。

此时在深坑中站立的,正是之前的黑衣人,不过此时的他显得异常狼狈,哪还有之前面对木老时的颐指气使,双臂间鲜血淋漓,延着破碎的衣衫流淌下来,不过奇异的是,那黑衣人身上流出的鲜血不是殷红色泽,而是黝深的黑色,像文墨一般。

缓缓收起交叉的双臂,黑衣人望着深坑边缘出现的人影,瞳孔中掠过一抹惊惧,对于眼前这个人,他再熟悉不过,但同时,他心中也有些不解,根据上面提供的情报,眼前这个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可眼下,他却是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,尽管自己再不想去承认,也只能面对现实。

“石老人,这件事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,不然的话,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
“砰”

黑衣人话音刚落,那个深坑边缘站立,被其称为石老人的人手掌一招,黑衣人便是凌空飞起,随着石老人挥动的手掌,前者迎风而起,被重重的甩在了空谷的石壁上,镶嵌出了一个人形空洞。

“如果你能接住我一招,那就是你命不该绝,以后会有人找你来收。”

话毕,石老人指尖轻动,指向苍穹,缓缓绕圈,接着,便是瞧见在他指尖,一枚光滑的石子缓缓跳动,仿佛在欢呼雀跃。

“去”

随即,只见石老人漫不经心点出指尖,那枚光滑的石子应声而出,向着石壁间镶嵌的人形空洞射去,在途中,那枚不过拇指大的石子,却像被灌注了膨胀气体一样,迎风暴涨,呼吸间已变得与空谷中的山峰一般大小,朝着空洞猛砸而去。

这般蛮横的攻势,落在黑衣人的身上,恐怕会被碾的连渣都不会剩下。

没有再去理会那迎风射出的石子,石老人缓步来到木老的身旁,望了一眼他怀中的婴孩,叹了口气,道:“放心去吧,这个孩子交给我了。”

望着眼前的石老人,木老紧绷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对于眼前之人,他是相信的,毕竟,他们曾经共事,接着,木老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,颤颤巍巍却又异常小心的将怀中的婴孩递给了石老人,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,好似了却了一桩心事。

“照顾好他,如果有可能,就让他做个普通人吧。”

......

空谷寂静依旧,朝阳洒落,映照在这片大地上,地平线处,多了一座孤零零的坟头,坟头前矗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镌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:木老之墓——江小七立

微信扫一扫,好货拿到软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